首頁 > 宏觀 > 正文

“疫情下的全球產業鏈觀察”系列之二:獨特地位與巨大市場是中國不可取代的優勢

2020年02月28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近年的產業轉移并不是替代性的,而是合作性的,中國仍然在延伸的產業鏈中處于重要地位。

在中國集中精力防控疫情時,美國一些政客也在不斷搞小動作,試圖切斷中國科技企業的供應鏈體系,以阻止中國獲得技術的名義,破壞中國企業生產,阻礙中國產業升級。

美國一部分鷹派政客在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后,就開始加速探索切斷中國高科技企業供應鏈的方式和方法。他們壓制中國崛起的戰略有兩部分:一是大幅縮小中國在兩國貿易中的順差;二是從科技上對中國進行全面封堵,阻止中國企業向產業鏈的高價值領域升級。他們試圖通過貿易協議達成第一個目標,而科技封堵則要進一步勒緊。

正是在這種大背景下,近期美國官員頻繁提出各種方案,包括其國內和國際政策兩部分。在其國內,他們計劃修改長臂管轄原則,將管控范圍從美國技術占比的25%降到10%,以阻止華為獲得芯片,同時,還有人提出拒絕向中國銷售新型客機噴氣發動機。而在國際上,除了四處要求盟國拒絕使用華為產品外,近日美國要求成員國在《瓦森納協議》中追加對可轉為軍用的半導體基板制造技術以及軍事級網絡軟件的出口管制限制,以阻止中國獲得半導體發展所必需的設備和技術。

那么,美國的計劃會實現嗎?非常困難。

首先,美國要想在貿易上與中國脫鉤,就需要新的低成本生產供應國,而要取代中國,需要遵從市場規律,即競爭者必須有優勢,否則,企業不會為了政治理由而遷出中國,讓自己在全球競爭中處于不利位置。比如,讓在華企業遷往東南亞國家或印度,并鼓勵美國加大對這些地區的投資。的確,因為中國近年成本上升,導致一部分產業向東南亞轉移。在過去幾年,這是可見的現象,但是,這種轉移并不是替代性的,而是合作性的,中國仍然在延伸的產業鏈中處于重要地位。中國具有完整的產業鏈,而且整體成本低,這是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占有獨特地位的原因。美國一些政客或許試圖使印度這樣一個人口與市場大國取代在華生產,但是,他們同樣會擔憂印度成為第二個中國,成為美國新的競爭者。

其次,美國切斷中國高科技企業供應鏈的成本讓自己無法承受。因為中國不僅是最大的生產國,也是科技行業最大的消費國,沒有哪個企業能夠與中國市場脫鉤而不影響自己的生存,美國執意與中國供應鏈脫鉤的結果將是“去美國化”。比如,如果美國拒絕向中國銷售飛機發動機,歐洲廠商很樂意替補。如果美國將管控范圍產品的標準降低到美國技術占比10%,那么,他國企業為了與中國做生意就會減少美國零部件與美國技術的使用。事實上,美國的技術具有可取代性,而中國巨大的市場無法取代。

因此,美國國防部曾擔心,如果對中國實施更嚴格的供應鏈管制,則會損害美國企業的利益,妨礙它們的創新能力。特朗普日前也公開反對這些瘋狂的想法,因為切斷中國企業(比如華為、大飛機項目)的供應鏈,美國就無法與中國做生意。美國很難在縮小貿易順差與供應鏈封鎖方面同時成功,因為他們本身具有內在沖突。

當前,隨著疫情的發展,美國產生了對依賴中國原料藥物的普遍擔憂。中國在原料藥領域占據全球40%的份額,國內出口因疫情而大幅減少,會導致印度醫藥生產無法繼續,美國也缺乏足夠的藥物。因此,很多美國人認為,有必要將一些特殊的供應鏈搬回美國,或者尋求中國供應鏈的替代方案。但如果這樣的話,則會大幅提高美國的醫療成本,因此,中國的規模化生產帶來的成本效應,使得搬遷不具有商業價值。

總之,美國一些政客會繼續在科技方面封鎖中國,而切斷中國企業供應鏈的做法會傷及自身且后果風險巨大。再加上美國內部在這些問題上存在巨大的分歧,鷹派并不一定能夠掌握主導權。但阻礙中國科技產業發展,延緩中國科技進步,應該是美國政府會堅持的長久策略和共識。這種策略的代價也非常巨大,會堅定中國獨立研發的決心。這也是美國企業所擔憂的,比如谷歌日前正在向美國政府申請,允許華為手機使用其應用軟件,因為華為已經決心做自己的HMS系統,這對谷歌是巨大的威脅。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fm毕尔巴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