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光盤公司”紫晶存儲上市首日大漲惹估值爭議 應收賬款占比超常或埋隱憂

2020年02月27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張賽男  

2月26日,紫晶存儲成功登陸科創板,完成從新三板退市后的華麗轉身。

2月26日,紫晶存儲成功登陸科創板,完成從新三板退市后的華麗轉身。

紫晶存儲作為一家光存儲科技企業,主要產品包括面向消費級市場直接銷售的光存儲介質,以及面向企業級市場銷售的光存儲設備及解決方案。

得益于大數據時代的來臨,由于在A股市場光存儲標的具有稀缺性,多家券商均給予紫晶存儲一定估值溢價。

但紫晶存儲上市后的表現還是出乎不少投資者意料。紫晶存儲發行價格為21.49元,上市首日大漲264.08%,收報78.24元,總市值148.95億。盤中最高價一度觸及86.98元,漲幅達3倍,遠遠超出券商給出的估值。

“數據存儲如果按訪問頻率來劃分,熱存儲就是經常訪問的,冷存儲則相反。現在消費級別的存儲需求越來越少了,主要方向是企業級市場,也就是冷存儲,需求通常是備份數據。紫晶存儲公司體量較小,技術上雖然實現了自主可控,但與國外仍有差距。”2月26日,一位電子行業分析師對記者說道。

坐擁大數據風口

4年前,在另外一個市場,紫晶存儲沒有這么“火”。

2016年初,紫晶存儲掛牌新三板。2018年7月,其從新三板摘牌,退市前在新三板的交易價格為7.54元,總市值8.97億元,在此掛牌期間,紫晶存儲的最高價也不過15.5元。

梳理時間軸來看,上市是紫晶存儲計劃內的事情。早在2016年12月,紫晶存儲就進入上市的輔導階段,保薦機構是中國民族證券。該次上市計劃至2018年12月宣布終止。

2019年2月,紫晶存儲再次辦理輔導備案登記,輔導機構為中信建投,正式向科創板發起沖擊。

對于公司的上市,紫晶存儲董事長鄭穆充滿期待,他在上市儀式上表示:“我們成功發行A股并上市,預示著紫晶存儲將借力A股資本市場,打開通往更高更遠之路的大門,邁向新的發展高點。”

紫晶存儲上市首日的表現確實給其A股之路來了一個開門紅。

當然,經過4年的發展,紫晶存儲也早已不是當年的那個公司。紫晶存儲迎來了行業的“好時候”,業績快速增長。2016-2018年、2019年上半年,紫晶存儲營業收入分別為1.5億元、3.1億元、4億元和1.6億元;對應凈利潤分別為3307.83萬元、5363.85萬元、10493.12萬元和1723.57萬元。

在業內人士看來,大數據時代的來臨,還將成為驅動紫晶存儲快速發展的動力。

互聯網數據中心預計,2018至2025年,我國數據圈年均復合增長率將達到30.35%,將成為全球最大數據圈,其中,企業產生數據將成主流。光存儲使用壽命長成本低,更適應大數據分層要求,行業有望高速發展。

從紫晶存儲自身來看,公司從早期為消費級市場提供藍光存儲介質,逐步向面向企業級市場的光存儲設備及解決方案發展,形成了“介質-設備-解決方案”的光存儲全產業鏈能力。

招股書顯示,紫晶存儲是唯一入選工信部“2018年工業強基工程存儲器一條龍”的光存儲上游材料、生產設備制造和光存儲制造企業,是全球九家中唯一一家BD-R底層編碼策略通過國際藍光聯盟認證的大陸地區光存儲企業。

據此,不少機構將紫晶存儲視為A股光存儲領域的稀缺標的。

天風證券研報指出,上市公司中只有易華錄一家與公司經營類似的光存儲業務,而華勝天成提供大數據存儲解決方案和云數據中心,中科曙光提供云計算存儲解決方案和大數據存儲方案,因此也與公司有一定的可比性,考慮到公司底層技術信息創新,是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稀缺存儲標的,享有一定的估值溢價。

應收賬款占比達9成

盡管有估值溢價在,紫晶存儲的首日高開還是超出市場預期。

據天風證券發布的研報,“對應2020年利潤,給予紫晶存儲45-55倍PE,市值99.9-122.1億元,對應股價52.5-64.1元。”當前紫晶存儲估值已超出該機構給出的區間上限。

“紫晶存儲就是趕上了大數據風口,本質上是個光盤公司,能炒到這么高的價格令人咋舌。今天9點20分集合競價是80元,我掛了80元保證成交,這已經遠遠超出我的預期了,但沒想到竟然還能往上漲。”一位紫晶存儲的中簽者說。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拋開行業風口的光環,就財務數據和核心技術方面,紫晶存儲還是存在風險。

招股書中,紫晶存儲首要談及的是技術風險。目前,光存儲行業進入新的技術發展周期,從藍光存儲向下一代全息光存儲技術創新發展,而紫晶存儲的研究還處于早期階段,存在未能如期研發成功并實現產業化的風險。

與此同時,藍光存儲的國際標準規格由海外廠商主導制定推廣,相對應的大部分規格技術專利被海外廠商把持,紫晶存儲未取得相關境內專利授權。該問題在上市委會議上亦被問及。不過,紫晶存儲表示,不會被限制或禁止在境內開展藍光光盤業務。

更受市場關注的是紫晶存儲的財務風險。2016-2018年,其經營活動凈現金流分別為-971.64萬元、-816.62萬元、1032.70萬元;應收賬款金額分別為1.07億元、1.81億元、3.73億元,占收入比重為71.7%、58.5%、92.9%。

紫晶存儲解釋稱,是因為處于擴大市場規模和積累行業案例的發展期初期,為獲取業務資源采取了較為寬松的應收賬款信用政策,使得應收賬款的增長速度較快。

對比同業公司易華錄來看,2018年其應收賬款占營收的比重同樣高達93%,但2016和2017年,該比重約為40%。中科曙光該比例較為均衡,均約為30%。

“跟同行比較,紫晶存儲該比例是比較高的,但每年的增長趨勢比較一致。需要注意的是,公司收入和應收賬款都是大幅增長,要考慮市場發展是否真的有那么快,收入確認是不是保持謹慎原則,另外也要考慮后續回款的進度。”上海一位大型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人員說。

實際上,紫晶存儲也坦言,考慮到下游客戶中第三方數據中心運營商也大多是新進入到光存儲行業的企業,系統集成商、貿易商等其他客戶以中小型民營企業為主,如果公司客戶的財務狀況發生惡化或者經濟形勢發生不利變化,出現應收賬款不能按期或無法回收的情況,可能會導致公司現金流緊張的風險。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fm毕尔巴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