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日韓疫情蔓延半導體產業或陷動蕩 科技股會否遭遇國產替代“天花板”?

2020年02月25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坪  

2月24日,大盤持續震蕩,上證綜指微跌0.28%,而創業板指則在科技股的帶領之下,收漲1.68%。wind半導體指數和電子元器件指數分別上漲4.03%和4.32%。

2月24日,大盤持續震蕩,上證綜指微跌0.28%,而創業板指則在科技股的帶領之下,收漲1.68%。wind半導體指數和電子元器件指數分別上漲4.03%和4.32%。

以半導體、電子元器件為代表的科技股大漲,與近日全球擴散的新冠肺炎疫情關聯頗深,尤其是日韓疫情已愈演愈烈的關鍵時刻。

截至當地時間2月24日下午四時,韓國累計確診病例達833例。就在前一天,韓國已將新冠疫情預警級別上調至最高級別。全球電子大廠SK海力士、三星電子相繼出現了密集接觸者和確診病例,并對企業生產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

“目前來看,三星出現確診疫情的是手機組裝廠,SK海力士密切接觸者員工核酸檢測為陰性,短時間內影響不大,但如果疫情持續蔓延下去,日韓兩國的電子公司大概率會調降產能利用率,造成整個電子產業鏈供給端的緊缺,這需要持續關注。”2月24日,信達證券電子行業首席分析師方競受訪指出。

產業鏈或受沖擊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亞洲范圍內的擴散,市場對全球半導體產業鏈產生擔憂,尤其在全球電子大廠SK海力士、三星電子出現密集接觸者和確診病例后。

據信達電子產業鏈調研,目前海力士利川廠的存儲器產能中,DRAM有M10廠區的3萬片,M14的16萬片,合計產能超過海力士總產能的一半。此外,CIS產能中,12英寸產能為2萬片/月,也位于利川M10廠。

與此同時,日本疫情同樣不容樂觀,截至2月23日21點,日本累計確診病例已達838例。而據中信建投數據統計,從全球晶圓廠的產能分布來看,2018年日本占據全球17%的產能,具體到存儲芯片領域,截至2019Q3日本廠商占據全球19%的市場份額。

“DRAM方面,2019年三星全球市占率46%,第二名海力士占28.6%,兩者有將近75%的市場。閃存方面,2019年三星、東芝和海力士加在一起的市占率是63%;半導體電子化學品方面,日本占據六成以上的市占率, CIS芯片方面,全球前兩大供應商分別是索尼、三星,當然海力士也是重要的CIS供應商。除此之外,日韓還是全球最重要的MLCC、電容電感等元器件供應地。”方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

在方競看來,上述主要企業均分布在日韓,承載了大量電子上游核心元器件及材料的生產,一旦受到影響,整個電子產業的供給會造成很大緊缺,進而出現漲價。

“對于國內產業鏈而言,漲價是利好,但不是全部。更重要的是,國內終端廠商會從供應鏈安全角度考慮,加速國內供應鏈的導入,避免對日韓的高度依賴。”

“以華米OV為代表的國內終端廠商對半導體元器件國產替代存有較高訴求,自主可控將是未來貫穿五年以上的主線,而疫情會進一步推動這一趨勢。不過,如果疫情長期持續下去,還是會有負面影響的。日韓兩國在電子產業鏈上游的重要性不容忽視,萬一出現大規模停產等情況,會形成較大的供給缺口,影響全球電子產業發展,而且疫情也會影響民眾的購買力。”方競補充道。

利好國產替代?

受到日韓疫情的影響,各大存在替代預期的上市公司開始受到資本熱捧。

國內知名存儲芯片設計企業兆易創新連續六個交易日飄紅,2 月以來累計上漲 42.05%。公司主要產品分為閃存芯片、微控制器以及傳感器,2019年二季度,公司在Nor閃存市場成功超越美光,位居全球銷售額排名第四,市占率達13.9%。

另一家存儲芯片企業長江存儲也公開表示,疫情期間也正常運轉,采用兩班倒模式生產,生產經營正常有序進行。

除了芯片之外,日韓也是面板的重要生產基地,受日韓疫情影響,市場資金也開始追捧國內面板企業。

記者了解到,疫情期間,國內面板上市公司產線均正常運轉。

據TCL證券部人士透露,武漢地區的物流已基本打通了,“現在主要通過空運的方式,先空運到武漢的機場,再把原材料拉到工廠加工。我們的物流車都在武漢備案了”。

京東方也公開表示,地方政府在交通運輸等各方面都給與了極大的支持,各產線運營受到疫情的影響有限。在原材料儲備上,公司和上游供應商都有一定的儲備,能夠應對當前生產的需要。此外,公司多年來建立了多元化的供應商體系,局部地區疫情對供應鏈安全的影響有限。

不過,盡管市場資金炒作“國產替代”,但要實現這一目標,并不容易。

“大家之前常說‘缺芯少屏’,面板板塊現在已基本完成國產替代了,僅有OLED略有差距,而半導體還有較長的路要走。國內有很多優質的半導體上市公司,在各自領域都有較強競爭力,但實現國產替代是無法一步到位的。以存儲器為例,DRAM的門檻非常高,國內剛開始起步,合肥長鑫的DRAM產品近期才開始推向市場。如果日韓供應鏈大規模停產,疫情嚴重到必須切換供應鏈的時候,一方面國內的產能跟不上,另一方面成本也會急劇抬升。”方競表示。

而熱炒之下科技股的快速上漲,在不少市場人士眼中,或已埋伏“危險信號”。

“真正能夠成功的科技股,是鳳毛麟角,大多數科技股可能會出現泡沫破裂,甚至打回原形。現在科技股處于普漲階段,但等熱潮退下來時,個股走勢就會出現嚴重分化。”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指出。 (編輯:巫燕玲)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fm毕尔巴鄂